专注网络优化推广,SEO品牌推广专家

作者:伊心SEO2019-9-29 17:33分类: 网络营销 标签: 伊心SEO 南京SEO SEO SEO品牌

01

1969年,雷军出生在汉水之滨的湖北沔阳县(后改名为仙桃市)一个小村庄,这里离最近的镇子有15里路。

雷军的爸爸师范学校毕业,在村里已经是高级知识分子,更有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:在县城当老师。

雷军从小乖巧懂事,在所有互联网大佬中,他的小时候最没东西可写。因为他既不调皮,又不打架。用雷军自己的话说,是“生在红旗下,长在红旗下,从小就是好孩子,根正苗红。”

唯一一个被所有写他童年时期的文章和书籍反复引用的故事,是他为了帮助夜间劳作的妈妈,用干电池和小灯泡自制了一盏电灯。据说那是他们村历史上第一盏电灯。

9岁时,雷军到了县城读书。虽然是从村里来的插班生,但他在县城的学校依然名列前茅,小学升初中时,他考了学校第二名。

——这个第二名,可能预示着雷军日后的命运:他毕生都在追求第一,但是永远没能如愿。

1.jpg

 

02

这一年,雷军22岁。

到了金山之后才发现,这是一家比当年的三色公司还要小的公司,连求伯君在内只有5个人,雷军是第6号员工。而雷军加盟时,他连工资待遇都没有和求伯君谈过。最后,公司给他开的工资是2000多一个月。

雷军加入金山后,把原来三色公司一同创业的王全国和李儒雄都拉了进来。为了拉拢这两位哥们,求伯君还亲自飞到武汉去游说。

在武汉丽江饭店,求伯君、雷军、王全国、李儒雄四人打牌、聊天到深夜。然后雷军和王全国打地铺,求伯君和李儒雄睡床,畅聊通宵。

后来,王全国和李儒雄都放弃铁饭碗加入了金山。李儒雄在一年以后离开,而王全国则在金山一直待了20多年,到2019年的今天,仍未离开。

除了王全国和李儒雄以外,雷军还招了一批精英人才,招聘口号是“求伯君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。”

金山公司本来在珠海办公,但雷军嫌珠海的节奏太慢、生活太安逸,就成立了金山北京分公司,他带领技术团队在北京办公。

雷军团队负责开发的产品是一套中文办公软件,包括操作系统、文字处理系统、数据处理系统等的组合。雷军认为自己做的是一件开天辟地的事情,因此将产品命名为“盘古”。

雷军带着众人没日没夜地开发,每天几乎只睡四五个小时。给自己挣下一个“中关村劳模”的美名,后来这个称呼将伴随他一生。

尽管日子非常苦,但雷军却非常充实。当程序员本来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,他每天沉浸在程序的世界里,无比地快乐。

虽然雷军自己写程序的水平很高,但他最佩服的却是团队里一个叫陈波的程序员,因为他写程序时没有任何杂念,连水都不喝,女朋友电话都不接,似乎天生就是为程序而生。

而最让雷军得意的事情是,尽管日子这么苦,但在开发盘古期间,他招来的人,一个都没有离开。大家卯足了劲,要干成这件大事,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经过3年呕心沥血的研发,终于混沌初开,“盘古”降生了。

对雷军和金山而言,这都是一个划时代的时刻。雷军付出了自己青春最宝贵的3年,并且给自己亲手招来的团队成员画了一张张美妙的大饼,他绝对不能失败。而金山公司也前后投入了200多万,在90年代初期,这可是一笔巨款。

但是,现实给雷军狠狠地打了一闷棍。

盘古问世整整半年,金山花了大力气推广,最后卖掉了——2000套!

这个数字简直是对雷军和金山莫大的羞辱。

雷军的团队里,一些程序员感到了理想的幻灭,失望离开。剩下来的人也一下子失去了方向,每天无所事事。

由于主力产品的失败,金山公司也一度濒临倒闭,人员由巅峰时的200多人减少到20多人,甚至一度连工资都快发不出,求伯君只好卖掉房子救急。

雷军也陷入了挫顿。他有时去蹦迪,希望一身大汗能让自己忘掉一切;有时去跑5公里,在无人的地方对着天空大喊“我是最棒的”;有时又坐在客厅抽着烟沉思,想搞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,每每第二天醒来,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夜。

对雷军而言,除了产品失败的打击,他还要多两重痛苦:第一,他是团队的负责人,最后的失败,他要负主要责任;第二,团队的人都是他招来,很多人都是放弃了铁饭碗来追随他的,他也给大家描绘了美好的蓝图,最后却一败涂地,辜负了大家的期望。

雷军说:“那年,我失去了理想。”

这是1996年,雷军27岁。

4月,雷军引咎辞职,离开了金山。

求伯君知道盘古的失败“非战之罪”,他仍然赏识雷军,希望挽留之。但也清楚雷军面临的压力,于是同意雷军暂时离开公司,但是把辞职改为了休假6个月。

这6个月,是雷军生命中第二个重要顿悟时刻。他对盘古的失败做了深入的反思。

雷军认为,盘古的失败,不是因为自己和团队不够努力,也不是因为产品不好,而是因为他们对用户的需求把握不足。

那时,雷军还是技术为王的思路,觉得我只要做出了好东西,消费者自然会喜欢,而没有去研究用户到底需要什么。

他跑到中关村去站柜台,去向成功人士请教做市场的方法。从天汇总经理沈江和英汉通总经理杜红超那里,雷军学到了,一定要牢牢抓住用户,用户需要什么就做什么,而不是靠拍脑袋自己想。

他还研究起毛泽东思想,提出了“打持久战”和“以战养战”的金山发展思路。

6个月后,雷军满血复活,重新回到金山。

他不再追求开天辟地式的平台级软件,而是从小软件做起,把公司原有的卖得挺好的金山影霸继续做好,并开发了“中关村启示录”、“剑侠奇缘”、“金山词霸”、“电脑入门”等小软件。

其中,金山词霸的开发很体现雷军风格。他是在和用友副总裁苏启强的聊天中得到启发。当时,苏启强建议雷军花60万买下一款名为“译林”的翻译软件,雷军看了看,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开发,就没有买,而是自己搞了一个,就是“金山词霸”,结果大获成功,成为金山公司继WPS之后第二个主导型产品。

28岁的雷军,已经是中国著名软件公司金山的总经理。

这年还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:由于雷军的突出业绩,公司奖励了他20万块钱,而雷军每天忙于工作,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,就把钱扔进了股市。结果过半年一看,已经涨到了60万。

如果雷军要想赚钱的话,一条康庄大路似乎摆在他面前,半年3倍的收益率,很难让人不心动。

但雷军却产生了警惕。他觉得股市来钱太快了,会让他丧失斗志。于是他马上从股市抽身,把60万都捐给了武汉大学。此举让他成为武大历史上毕业时间最短就捐款的学生。

一心扑在工作上的雷军,又推出了金山公司历史上第三款主打产品——金山毒霸。这一次,雷军不再是那个只会关注技术的工程师,而是已经成长为一个营销高手。金山毒霸很快就卖火了,成为当时市场上的一个奇迹。而杀毒,也从此成为金山公司的标签。

在此期间,雷军还做了一件重要的事:杀入互联网。

早在1996年,雷军就已经在CFIDO(惠多网,中国最早的网站)上建立了自己的站点:西点BBS,和求伯君、丁磊、马化腾等人成为最早一批BBS站长。

03

38岁的雷军,卸掉了“劳模”的角色,过起了退休老干部的生活。

他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,从来不约第三天以后的事情,凡事只约今天和明天。

卖掉卓越网和金山上市带来的财富,足以让他啥都不干也过得非常舒服。

而他的财富甚至还在惊人地增长——通过天使投资。

早在卓越网被卖掉之初,雷军就开始了天使投资生涯。

2004年,雷军认识多年的好友孙陶然创业,雷军说:“你做什么我都投。”二话没说给了415万,孙陶然做起了拉卡拉。

这次投资,正是雷军投资风格的典型体现:只看人不看项目。他只投自己的熟人以及熟人推荐的熟人,而且只要是看好的人,不管对方做什么,他都会投。

“你做什么我都投”这句话,雷军后来对不同的朋友说了一次又一次。李学凌做欢聚时代,雷军给了410万;俞永福与何小鹏做UC,雷军给了400万;陈年做凡客诚品,雷军先后给了1亿多美元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对陈年的投资。

雷军和陈年曾经在卓越网共事,对陈年非常认可。2005年,陈年创业,成立“我有网”,雷军二话不说就投资了。后来“我有网”发展不利,陈年的文人脾气上来,把公司一扔,自己闭关写书去了,这一写就是8个月——那时雷军刚开始做天使投资不久,急需成功的案例来支撑,而他深深信赖的陈年却给他这么一个结果。

雷军对此没有半句怨言,而且在陈年不负责任地抛弃公司的8个月时间里,雷军没有和他谈过一句业务的事情。到书写完以后,雷军才和他说:其实,你经历的这些,我都经历过。

2007年,陈年又想创业,找了雷军和王功权融资。王功权看穿陈年的个性,没有投。而雷军一边替陈年向王功权解释,一边自己投资,还帮着陈年四处找别的投资机构。

陈年成立的新公司,叫凡客诚品,英文名VANCL,其中,后面的C和L,分别代表陈年和雷军。

凡客一度非常风光,成为一家炙手可热的新电商公司,前后融资七轮,估值高达200亿人民币。

但2013年,凡客陷入种种危机,几乎倒闭。2014年,雷军又领投了一亿美元给凡客,却终究没能拯救它。

现在,凡客诚品网站还在,但也只是苟延残喘,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它曾经的辉煌了。

尽管有凡客这样先成功后失败的案例,雷军投资的战绩还是非常骄人的。2012年,欢聚时代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目前市值350亿人民币;2014年,UC被阿里巴巴收购,价值为50亿美元;2019年,拉卡拉上市,目前市值280亿人民币。作为天使投资人、占股在10%-20%的雷军,赚得盘满钵满。

除了这些案例以外,雷军还有好大夫在线、迅雷、乐淘网、猎豹移动等很多其他投资,也都获益丰厚。其所投公司遍布中国互联网圈,后来,人们用“雷军系”来指代这些公司,与“阿里系”、“腾讯系”并列为中国互联网市场三大势力圈——这三个系里面,只有“雷军系”是用个人名字来指代,其他两个都是用公司。

在退休老干部的闲暇日子里,除了投资以外,雷军还用了大量时间思考自己在金山16年的得失。他生命中第三个重要的“顿悟时刻”到来。

雷军最大的困惑是:自己能力不可谓不强,进入行业不可谓不早,工作不可谓不努力,部下不可谓不团结,可是最终奋斗的结果,为什么就是比BAT等后起之秀差那么多呢?

他心里非常不服气,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来参悟这个问题。

最终,雷军想明白了:凡事要顺势而为,不能逆势而动。

他说:“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。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?站在台风口,猪都能飞上天。”

与此同时,20年前被《硅谷之火》点燃的理想,又再次浮现在雷军的心头。虽然他把金山做上了市,个人早已成为亿万富翁,做天使投资也极为成功,但是,那个“想要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”的梦想,却依然那么遥不可及。

未来再做什么?

这个问题成为那段时间雷军每天思考的重点。

到2009年下半年,雷军终于思考明白:未来最大的势,是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。

雷军决定做手机。

04

尽管确定了要做手机,但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切入,却是一个问题。

当时的雷军,虽然不算中国企业家里面的顶级大佬,但也算是功成身退。而做手机却是一个难度很高、“外行勿入”的行业,失败的概率非常大。

对雷军而言,如果失败了,会很丢面子,这是他不可接受的。

雷军最初想的,还是以投资的方式。当时,魅族的M8手机横空出世,雷军非常看好这家公司,就请珠海开发区的领导介绍,认识了魅族的老板黄章。

黄章也是一位奇人。高一时被学校开除,又被父亲赶出家门,外出打工。

2002年,黄章用10万元打工积蓄,创立了魅族,先是做MP3,再iPhone出来后,黄章敏锐地觉察到智能手机的巨大商机,便转型做智能手机,2009年2月,魅族M8上市,风靡全国,雷军也成为魅粉的一员。

雷军是圈内成名大佬,他主动上门结交,黄章自然热情回应,两个人一度好得如胶似漆。雷军隔三岔五就去黄章那里喝可乐,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。黄章把做手机的所有知识和经验都向雷军毫无保留地敞开。

可是后来,雷军对黄章提出的给核心高管分股权的建议没有被黄章接受,让雷军觉得黄章格局不够大;雷军介绍一个超级牛人加入魅族,也被黄章拒绝。雷军决定不投资魅族了,直接自己干!

后来,黄章认为受到了雷军的欺骗和背叛,成为了雷军的仇人。他认为后来雷军公司做的软件和手机,都是抄袭了他的。雷军百口难辨,索性闭口不言。这是后话。

雷军决定自己干之后,就开始了组建团队。他找的第一位搭档,就是之前想介绍加入魅族的林斌。

林斌是广州人,中山大学毕业后到美国德雷塞尔大学留学,后来加入微软,参与筹建了微软亚洲工程院,2006年被李开复挖到谷歌,成为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四大副院长之首。

2008年,雷军到谷歌中国谈UCWeb和谷歌合作事宜,在李开复介绍下认识了林斌。俩人一见如故,经常从中午聊天一直聊到凌晨两三点。

林斌当时想自己出来创业,做一款音乐产品。雷军说,音乐就别自己做了,我们投点钱让别人做就行,不如一起干一票大的。

2009年10月,雷军和林斌正式谈妥,一起做手机。

为了照顾雷军怕失败了没面子的虚荣心,雷军藏在幕后,号称是投资人,由林斌在前台负责对外的沟通。俩人分头找人组建团队。

雷军挖来了自己在金山的得力干将黎万强;林斌也找了原来微软的旧部黄江吉。

拉拢黄江吉的过程比较戏剧性,当时他们只是聊天,也没有细谈创业的计划,但黄江吉隐约猜到这俩人在谋划一件大事,他说:不管你们要做的事情是什么,反正算我一份。

其后,林斌又找了原来在谷歌的下属洪峰。雷军和洪峰见面时,与其说是他面试洪峰,不如说是洪峰面试他。洪峰问了几百个问题,把雷军搞得焦头烂额,一度让雷军怀疑自己可能通不过面试。

雷军、林斌、黎万强、洪峰、黄江吉,就是小米公司最早的创始人。若干年后,他们五人都将位列福布斯富豪榜,每个人身家都超过10亿美元。

起初,他们想把理想中的手机命名为“红星手机”,但是去工商注册的时候,发现“红星”两个字注册不了;后来有个合伙人的太太说,能不能起个“白米饭”这样的名字,大家喜闻乐见。

雷军听进去了,他把大米、小米、红米、黑米等名字的寓意、域名、商标等都查了个遍,最后决定,就叫“小米”,正好寓意“小米加步枪”的创业奋斗精神。

去工商局注册时,工作人员看着“小米科技”四个字,“聪明”地猜到了公司的主营业务,说“你们是搞农业科技的吧?”

2010年4月6日,北京银谷大厦807房,小米公司正式开张。黎万强的父亲用电饭锅煮了一锅小米粥,雷军亲手给每人盛了一碗,大家拍照留念后,干杯一饮而尽,开工。

此后,又陆续有刘德、周光平等一批大牛加入小米。可以说,小米创业团队之豪华,绝对称得上是中国创业公司之最。

除了人才以外,小米的资金实力也是所有创业公司里面最强的。雷军本身就不缺钱,而且他要创业,一定会有无数投资人追着投。但他没有随便找投资人。

起初,雷军本来想全部自己出,但是考虑到其他合伙人的感受,还是决定引入风投。他给晨兴资本的刘芹打了一个电话,一直从晚上9点谈到第二天早上9点,向刘芹讲述自己的理想和对公司未来的设想。

其实,刘芹当时问了两个关键的问题,雷军都没法回答清楚:你为什么要做手机?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做成手机?

但是,出于对雷军本人及团队的信任,刘芹还是慷慨地投资500万美元——对于天使投资来说,这是非常大的一笔钱。

晨兴的500万美元,再加上雷军和其他合伙人的投入以及员工持股的资金,让小米从一开始就没有遇到过缺钱的问题。对其他创业者来说生死攸关的融资问题,在雷军面前如呼吸一般简单。

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:雷军刚开始在小米占的股份并不多,在他向林斌等人承诺,小米将是他的最后一次创业,他一定会全力以赴时,林斌疑惑地问:你是认真的吗?你在小米的股份还没有在YY(即欢聚时代)多呢。

雷军才恍然大悟道:“哎呀,我没想,不然我再买一些回来吧。”于是,雷军又追加了3900万买回一些股票,这才让自己占股超过了其他合伙人。(见《雷军豹变》,2014年首发于《人物》杂志,作者吴达)

如此兵精粮足的小米,如同一头巨鲸扎进中国市场,将掀起一股颠覆世界的滔天巨浪。

05

2012年3月,小米手机出货量突破100万。2012年全年,小米卖了790万台。

毫无疑问,这回雷军是真的踏对风口了。

志满意得的他,开始了以鸡汤导师的身份传道授业,提出了创业和创投七字诀:极致、专注、口碑、快。

这个七字真言似乎非常管用。小米继续创造着奇迹。

2013年,小米推出了799元的红米手机。这一招直接终结了中国的山寨手机。此后,山寨手机厂商要么转行,要么死亡。

2014年,小米手机出货量达到了惊人的6112万台,在成立短短4年后,小米手机出货量就成了全国第一。

这一年,雷军45岁,他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冠军。

在小米手机登顶的同时,小米还建立了庞大的生态链。小米手环、小米电视、小米盒子等相继问世。

2014年12月,小米获得11亿美元的E轮融资,估值高达450亿美元。

至此,小米成为人类商业史上最快做到450亿美元的公司。

但是,巨大的危机也随之而来。

如果说其他手机面临的问题是卖不掉,那么小米面临的最大问题,就是缺货。

无论小米怎么加大力度生产,还是跟不上销售的节奏。小米也因此被称为“饥饿营销”,网友嘲讽小米是“PPT手机”。

到2015年,供应链问题彻底爆发。由于小米的高管傲慢无礼,得罪了三星等重要供应商,导致小米手机出货量的增速锐减。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林斌认为2015年能增长50%-100%,雷军保守一点,把目标定为8000万-1亿台。但实际结果是,当年只卖掉了7100万部,增速只有16%。

2016年,雷军撤换了主管供应链的周光平,自己亲自抓供应链,4次到三星总部赔礼道歉,终于把关系挽回。

但是,雷军的努力为时已晚,当年,小米销量暴跌22%,只有5542万台,排名也下降到全国第五。

对雷军和小米而言,情况十分危机。因为自从手机诞生以来,还没有一个哪个手机厂商在销量暴跌之后还能东山再起的。

雷军带领团队进行了反思,认为是因为此前跑得太快,基础没有打牢。于是开启了“创新+质量+交付”三大攻坚战。

雷军放弃了完全依赖互联网卖手机的做法,向OPPO和vivo学习,大力开拓线下渠道,雷军还专门跑到四五线城市和小县城,到手机门店向店老板取经。2017年,小米开出了300多个小米之家。

同时,小米还大力开拓海外市场,超越三星成为印度第一大手机品牌。

在多管齐下之下,小米手机终于重新上涨,2017年达到了9141万部,位列全球第四,仅次于苹果、三星和华为。2018年,小米手机首次突破一亿,达到1.19亿台。排名仍为第四。

雷军创造了手机销量下跌又重新逆转回升的新历史。

而在其他战场上,小米的电视、充电宝、平衡车、空气净化器等也相继成为市场第一。

06

2016年两会期间,雷军曾信誓旦旦地说,小米五年内不考虑上市。

当时的小米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,也难怪雷军如此不自信。

但是到2017年,形式逆转,雷军又开始意气风发起来。根据网易科技记者崔玉贤报道,该年11月,雷军与投行人士接触,提出了一个市值目标,并得到投行认同。

这个市值目标,数额是令人咋舌的2000亿——美元!(见《【独家】小米2018年下半年IPO 雷军想要2000亿美元估值?》,首发于网易科技,作者崔玉贤)

这个数字,是“百度+京东”市值的两倍。

2018年5月,小米正式向港交所递交公开招股书,仅仅两个月,小米就成功上市了。

上一次,雷军带着金山从珠海走到香港交易所,披荆斩棘,60公里的路,整整走了8年;而这一次,从北京到香港1950公里的路程,雷军扛着小米,2个月就走到了。

猪踏上了风口,飞得就是快。命运逆转之奇,也不能不令人慨叹。

港交所甚至为小米而改变了规则。此前,在香港上市的公司,不能享受“同股不同权”的待遇,为此,百度放弃了在香港上市,阿里巴巴也从香港退市转而到美国上市。从小米之后,香港终于也可以采用A、B股的形式了。

不过,世事没有完美,小米上市当天,股价就下跌,最后以破发收盘。当日市值离2000亿美元相差太远,只有479亿美元(3759亿港元)。

雷军在上市致辞时,一度哽咽难言,不知是因为激动,还是因为惋惜破发。

不过,他还是对小米充满信心,说道:“我们要让今天买小米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。”

但是,现实再次狠狠地打了雷军一巴掌。

上市后,小米股价一路下跌,从上市当天的16.8港元下降到今天(2019年9月19日)的9.14港元,上市当天买入的人,不但没有赚一倍,反而亏了46%。小米的市值,也从3759亿港元(479亿美元),一路下跌到2194亿港元(280亿美元),比百度和京东,甚至拼多多和网易都差一大截。

2013年,当小米正在迅猛崛起之际,雷军自信心爆棚,在央视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,向格力的董明珠发起挑战,说五年之后小米要超过格力,可以打赌一块钱。

董明珠不屑地回应说,赌一块钱有什么意思,要赌就赌10个亿。

2018年,小米功亏一篑。董明珠赢了,雷军输了。但是赌注没有兑现。

雷军是个好胜心极强的人。据金山的前员工姚东透露,雷军在年会上玩游戏输了,千方百计要求玩第二把,非要赢回来不可。有次打乒乓球遇到高手,打输了,郁闷很久。(见知乎问题《有哪些关于雷军的趣事》,回答者姚东)

2019年9月18日,在网易科技的《致前行者》节目中,主持人杨澜问董明珠,像雷军那样的企业家,你能从他那里学到什么吗?

董明珠笑笑说,学他的互联网思维搞营销,把股价从17块搞到8块了。

不知道好胜心极强的雷军,听了是何感想。

07

雷军生于1969,今年已经50岁。

雷军聪明、厚道、勤勉、学习能力强、情商高,这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但是,这些却没能帮助他达到目标。

这一生中,他一直在努力,一直都在追求成为第一。

但是,从小学到大学,从金山到小米,他永远只能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考中拿到第一,一到关键的大考,就落后于人。

他的远超常人的努力,常常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。曾经因为不能顺应时势,把自己累到疲惫不堪,却眼睁睁看着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等后起之秀超过自己。(从年龄上他们差不多,但是从行业辈份上,雷军和求伯君是一辈,马云等都是后辈。)

一直到最后,抓到了智能手机这个风口,才终于飞起来。

但是,如同马云讽刺的:台风来了,猪能飞起来,如果风停了,猪不就被摔死了吗?

他拼命追求第一,却每每事与愿违。虽然在做手机之后,曾经短暂拿到过第一,但是却马上又失去,现在已经远远被华为甩在身后,差距之大,令人绝望。

从公司的市值上,他曾经以为可以和腾讯和阿里并列,成为中国市场的第三极。结果却连前六都进不去。

不过,从小到大,雷军一直在不断进化。他曾经有过三次失败,也有过三次顿悟。每次失败后的顿悟,雷军都有一个大的飞跃。

从三色公司到金山,是一个飞跃;从盘古金山到剑侠金山,又是一个飞跃;从金山到小米,更是一个大的飞跃。

小米未来也许会遭遇更大的坎坷。但是,谁能说,这不是雷军再一次进化的契机呢?也许雷军能迎来第四次顿悟和第四次飞跃?

2019年,小米已经进入了《财富》评比的世界500强,是世界上最年轻的500强公司。

从1987年第一次看到《硅谷之火》,已经过去22年。雷军离建立一个伟大公司的梦想,从遥不可及,到现在已经伸手可及。

对现代人而言,50岁,还年轻的很。

未来的小米,能成为世界50强、甚至5强的企业吗?

雷军能成为可以比肩乔布斯的伟大企业家吗?

我很期待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分享本文至:

已有 0/28 人参与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