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网络优化推广,SEO品牌推广专家
  • <>
  • 首页<>
  • SEO励志 <>
  • 马东、李诞、Papi酱:为什么这些越欢乐的人,底色越悲凉?<>

作者:徐赫-赫伊网络2018-12-25 10:53分类: SEO励志 标签: 赫伊SEO 南京SEO 赫伊网络 SEO品牌

马东的《奇葩说》和李诞的《吐槽大会》,可能是这几年注意力和耐心极度下降的我,追的为数不多的2个综艺。

对他们的个人魅力越着迷,就越想探究嬉笑浪荡假不正经的背后,到底藏着怎样深沉的灵魂?《十三邀》应该是这样一个能把他们“挖”出来的节目。

一个是60后知名主持人、爱奇艺内容官、米未创始人、著名相声演员之子、割掉眼袋拼命装“嫩”的老顽童。一个是80后诗人作家 段子手、脱口秀演员、节目策划人、笑果文化创始人、嗜酒如命又信佛的文艺青年。

一前一后出现在许知远的对话节目中,相差十几岁,同样做大众娱乐人,同样活跃在当下名利双收,同样看起来潇洒不羁笑嘻嘻,却让人感到无限的悲凉。

马东说“我的底色是悲凉”,李诞说“一切无所谓,人间不值得”。

如此悲凉而对世间不报希望的底色,是命运使然,还是天性如此?

两代人的命运

马东的“大器晚成”

80年代,马东中学毕业远赴澳洲,学习计算机,而骨子里却是酷爱《红楼梦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的文艺青年;十几岁要学习独立生存,几乎打过了所有的工,最著名的是去洗睾皮子;25岁拿到澳洲绿卡,又毅然回国重新学习制片,进入电视行业;后来主持湖南卫视的社会调查类节目《有话好说》,因为触及同性恋话题,最后被下架。

后来,被击碎又重新成长的马东,最后在央视最高做到了春晚的语言类总导演。40多岁的时候,马东辞职,说是要把自己“清零”,转头担任起爱奇艺的首席内容官,创办了爆红的《奇葩说》成为网综鼻祖。2年之后卸任,以近50岁的年纪,带着一帮90、00后的奇葩小孩儿,创立米未传媒,搞起了大热的内容创业、知识付费。

如果说在澳洲求学的马东是迷茫、孤独、窘境和边缘感;初出茅庐时,是内心情怀、追求真相与社会法则之间的冲突和平衡;最后到《奇葩说》的嬉笑调皮、花式广告满天飞,和精明的社会商人,则显然已经学会把自己深藏,用幽默戏谑和不正经包装自己,坦然拥抱“各式各样的颜色”,也收割着年轻人的智商税。

李诞的“年少成名”

相比于马东丰富而曲折的命运,生于80后的李诞,名利和顿悟似乎要来得更早一些。没有家庭背景、学历背景可言,颜值也没得说,也就剩下一点儿写作的才华,还好生在这个网络发达、娱乐至死的时代。

李诞在大二的时候,看到自己写的段子在网上满天飞,就意识到自己火了。有广告找上门来,发条微博广告就能拿1500块。可是李诞像所有愤世嫉俗的文艺青年一样,清高啊,不屑啊,宁愿躺在宿舍灌酒,觉得全世界都是傻缺。

后来怀揣新闻理想,去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实习,因为偶然目睹有记者因为跑春运口就可以不用排长队拿火车票,忽然所有世界观、价值观就都崩塌了!原来道德洁净的乌托邦不存在,没有谁真正伟大,世界运行的法则就是这么赤裸裸,很多追求原来没必要,不值得。聪慧的李诞一下子就顿悟了,那还执着什么,为什么不跟随世界的法则,赶紧让自己运行起来?

运行起来的李诞,2012年北上,5年时间里,从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主持人王自健的幕后写手,到估值12亿的“笑果文化”创始人之一,到点击播放量达20亿的《脱口秀大会》、《吐槽大会》策划人、脱口秀“艺人”,还是拥有两本“滞销书”的作家。

天性与自洽

马东的“悲凉和色彩”

马东虽然是相声世家之后,但这个有名望的父亲,对他的意义就是“我很忙,所以没空管你”。据说,马东出生的时候,马季正在遭受批斗,所以被寄养在亲戚家,3岁第一次见到父亲,怯生生地喊了个“叔叔”,这也是马东生平唯一一次见坚韧的父亲掉下眼泪。

因为父亲总是忙,所以马东有了很多在学校和家庭之间腾挪的空间,小时候的马东就是属于调皮捣蛋那一挂的。只不过老一辈艺术家毕竟家教严格又有言传身教的影响,马季送年少的马东独自闯荡澳门时,用自己十三岁闯荡上海当学徒的经历,鼓励马东“男子汉应当独自闯荡,外面的世界很大,很花哨,要严于律己,别忘记本分。” 80年代的中国还很落后,马东就像一个乡下人进城一样,在澳洲开始学会生存和成熟。

家世的光环和牵绊、少年的求学经历,使得马东必须像个正经人一样,正义、沉稳,央视也需要这样的马东。反而是近几年活跃在综艺里的马东,不断释放出骨子里的幽默基因。卖萌搞怪开车割眼袋,穿着花哨的衣服敲木鱼,跟着年轻人一起撒欢胡闹。

马东除了被冠以精明的商人之外,还以特别能包容著称,包容能玩能作的自己,包容不一样的思想,不一样的人。当然也只有这样包容的马东,才能办出这么“闹”的《奇葩说》。

马东年轻的时候在真相与表达寻求平衡,现在则在娱乐至死和保持底线之间走钢丝。许知远这些5%的精英知识分子所忧虑的时代历史、文化真理、世界改变,马东能懂;而剩下95%仅仅是追求活着和娱乐的普罗大众,马东也愿意去用他们能接受的方式,传播和开启一点民智。

蔡康永评价马东是“雄韬伟略”,马东自认为是“底色悲凉”。他把这100%的阳春白雪、下里巴人都容纳吸收进来了,他爱读《红楼梦》,认可历史文化的积累,也拥抱技术的进步,他迎合年轻人的话语,他喜欢一切新鲜的人、事物,这些被他称为“各式各样的色彩”。

马东,就是把自己抹平成一张空无一色的“白纸”,任由什么人都上来涂抹一番,他不反抗,照单全收。因为对马东来看,这没有什么好反抗的,一切积极的向上的反抗都是可笑的。而对于一个底色苍白的人来说,源源不断的新鲜感和斑斓色彩所带来的刺激,能让他感到更幸福一点。

李诞的“虚无和欢乐”

李诞,小时候也是很淘气,经常在节目上拿挨老爸打调侃。小时候也经历父亲工作的矿厂由盛转衰的落败,中学开始叛逆,读书写诗文青,觉得总考第一没意思就放弃学习。大学从草原到广州上学,就为了离家远远的。仍然活在自己的愤怒和颓废里,酗酒,每天有5个小时把自己灌醉,因为这样就不觉得那么丧了。颓废到觉得什么都没有意义,都无所谓,一个月挣3,400千,喝着3块钱的啤酒很好,身价好几亿的也就那么回事。需要人逼着踹着才能走,现在这么拼命地做节目赚钱,只是想增加可以“视金钱如粪土”的底气。活到后面可能会出家,人生最后可能是喝酒喝死的。

‘丧’的如此直率的李诞,从愤怒到和世界和解,学会自洽。可能真的是有佛学的慧根,就是不需要特意去经历什么,就可以把什么都看透,都放下,即所谓年少就可以说出“人间不值得”的绝望。所以不较真,不争取,不区别,也不愿给谁添堵,因为觉得没必要。没有人能够真正做自己,都是为别人而活,那为什么不给大家带来快乐?

李诞说最想呆的是,自己写作的那个世界。在这里他是真正的自由,不用考虑弹幕、赚钱、名利这那。可是在真实的要被别人踹着走的现实世界,他要佯装大笑,要向金钱、势力低头,因为觉得“无所谓”,这压根不重要。可是,在当看到还有那么一些人在坚持,像许知远这样活在自己的价值体系里时,他会隐隐觉得自己“不正义”。这仅存的一点“羞耻感”和挣扎,有时能在李诞的吐槽里捕捉到。相比于95后简单直接的池子,李诞的吐槽明显更有深度,能透露出经历之后对社会和人性的深刻思考。尽管总是要以戏谑的方式回转,可他,毕竟还在传达着一些坚持和信仰的东西。

对于李诞这样一个被“虚无感”包围,随时准备烟消云散的彻底悲观派。他为自己找到的自洽方式,就是让大众欢乐。我们谁都不能做自己,李诞不能,王思聪也不能,既然全都是为别人而活,那为什么不为别人带来欢乐?所以李诞把绝望的、虚无的自己丢开,凭自己一点创作才技能,让大家哈哈一笑。哪怕自己当年再鄙弃的“蠢人”,现在也愿意逗他一乐。

李诞说幽默的意义在于恐惧解除。那如此依赖“幽默和欢乐”的李诞,不知道是不是也能解除那些深埋于心底的恐惧?

我们的平凡之路

马东说:我们从未有过精致,娱乐是人的本能。看到那些特别严肃的、积极的人,就特别想乐,有人提到“大善”这样的词,就觉得可怕。所以他把像高晓松、蔡康永这些优雅地、高级的,把肖骁这样真实地、浅薄的,都吸纳进来,融化掉了,成就了他的雄韬伟略。

李诞说:任何一个年代都追求浅薄的快乐,清朝是,唐朝也是。看到那些崇高的、伟大的东西,就想把他们拉下来,想冲他们扔鸡蛋。所以他就要用粗俗的笑话段子,去解构严肃,去嘲讽真善,去迎合大众欢乐,也成就自己“为别人而活”的无意义。

还有一个以吐槽和幽默受大众欢迎的网红,Papi酱,其实也是中戏研究生毕业的敏感知识分子。在姜思达《透明人》的采访中,她说更希望自己到达一种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境界。我想这是她这样一个心底藏着悲伤,却要笑给别人看的矛盾现状,所要寻求的和谐和自处吧。

无疑他们都是天才,敏感、优秀。这样的人,会因为感受到更多痛苦而成就伟大,像海子,像梵高。也有可能,聪明地找到自洽的方式,用幽默荒诞和漫不经心,在世俗活的游刃有余,像马东和李诞。当然还有另外一个说法,说幽默本源上还是来自对生活的深情和热爱。是深情还是无情,我可能也更愿意相信是前者。

不过回归到平凡如我,不够敏感,不够优秀,可能是经历,也有可能是少年读《红楼梦》的祸害,年纪轻轻却又死气沉沉,想丧而颓地放逐自我过残生,又不得不背负责任和压力,假装积极向上,喜欢生活,其实也只是用嬉笑放荡无所谓,来挑衅生命给我的意义。

Papi酱说过一句话,大意是“当你身边一个特别开心的人,突然像你吐露悲伤,千万不要大意,他们一定是因为自己撑不住了”。

悲伤的人们,总需要为生命找寻一个出口,因为泛滥的消极情绪会迟早将自己淹没。马东、李诞和Papi酱,这些敏感而有才华的人,最终选择用幽默、放荡来发泄。

也希望,曾有过绝望的你我,终有一天也可以找到那么一点意义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分享本文至:

已有 0/231 人参与

发表评论: